人生故事

日本男子不离不弃救治中国妻子

LensNews

日本男子不离不弃救治中国妻子
这是一场跨国爱恋。婚礼前1个月,一场车祸让美丽的重庆新娘变成了植物人。善良的岳母不忍女儿拖累日本女婿,让他回日本开始新生活。他却拿出全部积蓄救治爱妻,一有空就从日本飞到重庆爱妻身边,实在抽不开身,就将声音录制成光碟寄给爱妻听。

5年过去了,30张光碟和他不离不弃的爱,唤醒了植物人妻子!偎依在老公肩头,她送上一个吻,说:“没有爱……不行……”

9月24日上午,位于大渡口区的重钢总医院康复科。

来渝参加市长国际经济顾问团年会的日本日立公司最高顾问、日立公司原总裁、老会长庄山悦彦,专程来这里看望一位因车祸常年卧床的重庆女子。

“干巴得(日文:加油)!”庄山悦彦送上鲜花,并与重庆女子吟唱起《樱花之歌》。身后,一位男子轻轻地抚摸着女子的头发,时而在耳畔低语。

女子叫邹姝,曾是日立公司驻中国重庆轻轨项目的翻译,2006年辞职离开公司。邹姝身后的男子,是她的丈夫、日本人後藤穰。

作为国际知名公司曾经的全球总裁,庄山悦彦老会长为何要看望这名离职多年的翻译呢?

10月3日中午,重庆晚报记者前往邹姝父母家,一探究竟。

“要穿玫瑰婚纱进教堂”

飞来横祸让她脑部和全身多处粉碎性骨折,成了植物人

2006年9月22日晚8时许,九龙坡区杨家坪九滨路,邹姝独自漫步。突然,一名男子飞撞过来将她压倒在地。邹姝不省人事,随后被送到九龙坡区第一人民医院。她的脑部和全身多处粉碎性骨折,医院下达了病危通知。

“下个月就当新娘啊……”母亲朱广生伤心欲绝,邹姝当时30岁,年初与日本男友後藤穰办理了涉外婚姻登记手续,婚期定于当年10月29日。随后,她辞职去日本筹办婚礼。

邹姝与老公不愿花父母的钱,婚后还要买房子,打算办一个简单的婚礼。公公婆婆执意要为这个中国儿媳在教堂举行婚礼,还准备了一件玫瑰花形的婚纱。

後藤穰火速赶到重庆。病床上,邹姝头肿得像气球,全身插满管子。後藤穰颤抖着将结婚戒指戴在邹姝无名指上,爱妻却不能还给他热情的拥抱,哪怕一丝微笑……

“伤情太重,即便不死也将变成植物人……”主治医生提醒後藤穰。

“回日本开始新生活吧”

他拒绝了善良岳母的提议,拿出全部积蓄救治爱妻

13天,两次手术,邹姝闯过鬼门关,医生宣布她短期内不会有生命危险。

撞倒邹姝的男子姓李,当晚偷了一辆自行车,慌不择路与一辆摩托车相撞,从自行车上飞出来,撞倒了邹姝。最后,男子入狱3年,家人搬离,80万元赔偿款成了空中楼阁。

朱广生夫妇都是重钢职工,两人工资加在一起也就3000元左右,这点钱如何救治重伤的女儿?危难之际,後藤穰带着父母、妹妹再次来到重庆。

两家人开了个家庭会。朱广生含泪提出:“邹姝再也不能尽到妻子的义务,只会拖累後藤穰,他年轻,应该回日本寻找新的生活。”

一场意外就要割裂夫妻感情?後藤穰不能接受。後藤穰1973年生于日本福岛,作为日立公司工程技术人员,2004年参与重庆轻轨建设,因为语言不通,他急需一位翻译。邹姝1998年毕业于重庆工商大学,随后赴日留学6年,2004年回国后,应聘到日立公司重庆轻轨项目工程部担任翻译,来到後藤穰身边。

後藤穰忘不了南山上樱花下的表白。他说,南山的樱花与日本的樱花一样美丽,邹姝就是让他心动的那一朵。

“不!只要有百分之一的希望,我都会坚守到最后一刻。”後藤穰拿出一个存折交给朱广生夫妇,里面是他几年全部的积蓄,“她一定会醒过来!我会一直爱她,陪她到老……”

朱广生说,女儿昏迷近3年,她多次建议後藤穰另外寻找幸福,他们一样将他当儿子对待。後藤穰拒绝了,他要等邹姝醒来。

“我爱你永远不离开你”

两年多他不弃不离,30张越洋光碟唤醒了植物人爱妻

经过4次开颅手术,邹姝终于挺了过来,但一直在昏睡中。回到日本,後藤穰拼命工作,将假期攒到一起,每月飞到重庆看望爱妻。

“我非常非常爱你……我等着你……”每次短暂相聚,後藤穰紧握住邹姝的手,有时喃喃自语,有时号啕大哭。

赶上加班、出差,不能回到邹姝身边,後藤穰就对着录音机讲自己又到哪个国家,去干了啥,最后总忘不了说上“我爱你永远不离开你”、“你放心啥都不要担心”等话,将录音制成光碟寄到重庆,在邹姝床前播放,每次四五分钟。朱广生说,两年多时间里,後藤穰寄来了30多张光碟。

一直帮忙伺候邹姝的付丽光说,之前後藤穰很少张罗吃穿的事,现在後藤穰变得很细心,冬天他为邹姝买手套,夏天又买长袜,不知道邹姝的尺寸,他就用尺子量下邹姝手脚长短,回日本买过来。

2008年11月,朱广生获知干细胞移植能促使植物人苏醒。後藤穰当即同意邹姝一试。2009年3月,邹姝在青岛接受第一个疗程的干细胞移植。3个月后,邹姝的手脚能轻微地动了。

6月13日,後藤穰闻讯飞到爱妻身边,轻轻地、不停地呼唤。邹姝的手指动了动,胳膊缓缓抬起来,伸向後藤穰,握住他的手,停留在无名指那枚戒指上。

後藤穰哭了。邹姝拉下他的头,抚摸着他的头发,然后把後藤穰的手放到鼻子前,闻了又闻。最后,两人十指相扣,再不松开,这是他们相恋两年最默契的动作。邹姝流出了泪珠,她明白爱人还守候着自己。

在後藤穰安排下,邹姝接受了第二个疗程的干细胞手术,然后回到重钢总医院进行康复训练。

“没有爱……不行……”

爱让她再次能吃会说话了,她说,想给丈夫生个孩子

今年10月3日中午,杨家坪直港大道金江明珠朱广生家中。後藤穰一句一句引导邹姝用日语对话。这个长假,他又回到了爱妻身边。

去年3月,日本日立公司批准後藤穰成为北京、上海、西安、重庆4个城市轻轨项目总负责人,方便他照顾妻子。

只要时间允许,後藤穰总是周末第一班飞机飞重庆,最末班飞机回去上班。後藤穰在重庆从没逛过街,每天中午陪邹姝吃午饭、睡午觉,醒了就一起回忆往事。

之前手术中,医生取下邹姝两块颅骨,她前额两侧形成难看的凹陷。後藤穰花8万元为妻子植入钛金颅骨。

对自己,後藤穰很苛刻。朱广生发现女婿的裤子都有了窟窿,内衣也旧得发黄,含泪为女婿添置了新衣裤。她告诉重庆晚报记者,女儿每月治疗费两万元,家人生活开支5000多元,都是後藤穰承担的。今年日本地震,後藤穰只回家看望了一次自己的父母,让他们夫妇深感愧疚。

“没有爱……不行……”听着妈妈的讲述,邹姝深情地送给老公一个吻。

有爱作伴,邹姝更加坚强。几年昏迷,邹姝的舌头、跟腱逐渐萎缩。如今,她只能简单地说汉语、日语和英语,唱《樱花之歌》、儿童歌曲,慢慢地自己吃饭。现在,邹姝在锻炼平衡,例假也恢复了正常。她告诉母亲,想给後藤穰生个孩子。

付丽光说,邹姝的语言中枢基本切完,能恢复这么好,是爱创造了奇迹。

“後藤穰的爱感动了大家。”朱广生说,重钢总医院康复科从主任到护士,都没把邹姝当病人。秦主任每天都是提前40分钟上班为邹姝针灸,护士王娇除了护理,还为邹姝修眉、抹化妆品。王娇说,後藤穰对邹姝的执著让她看到了爱情的美好。

上个月陪同庄山悦彦看望邹姝的重庆市外经委联络员陈功铭告诉重庆晚报记者,如果不是那场车祸,这是一对多么美好的恋人,一个多么幸福的家庭。

邹姝的父亲邹维全告诉重庆晚报记者,庄山悦彦老会长百忙之中抽身看望邹姝,既是对女儿的关心,也是对自己员工忠于家庭、爱情专一的肯定。

(0)

本文由 远方的雪山 作者:萨龙龙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
LensNews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