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窗随笔

蓝色的滑轮

LensNews

蓝色的滑轮

12月31日,2012年最后一天,晴,有风。

冬天里不下场雪是没有晴天的,老人们都这么说。今天这样的晴天就是在雪后。大雪是在前天夜里结束的。昨天早起就只剩草地上菜园里的些些残雪,到处是四处乱窜的北风。老公八点就起床上班去了。阳光穿过两栋建筑间的空隙从半开的房门透射进来,带着几许空泛。窗台上的转经筒大概是昨天拉上窗帘的时候被带到了阴暗处,迟迟没有发出声响。

一放进明亮处,它就像通了电一般不停地旋转起来,不休不止。

吃完早饭的时候,小区里还没有多少活跃的气息。对面那栋建筑的某一个窗口处空调还在滴滴嗒嗒,人们还在人造的温房里延续夜晚的美梦吧。不知道美梦会不会和太阳一同照进生活的巷子,温暖阴寒。正准备坐下来写点什么,天天就又穿上了他那双蓝色的溜冰鞋,在家门前的水泥路上开始练习。溜冰鞋是我和老公从老家领完证回来后送给他的生日礼物。这件礼物他期待了很久。同伴里好些个早就有了溜冰鞋,看见别的伙伴穿着鞋子顺溜地在他眼前转悠,他就自我安慰似地说,以后我长大了也会有溜冰鞋的。然后极虔诚地看看身边的大人,妈妈爸爸,或者我和老公。我们听后都偷偷地乐了,小孩这种愿望的表达,什么时候如此委婉了?得到这件礼物的当天,他就和每个同伴分享了他的快乐。看到他笨拙地踩在溜冰鞋上摇摇晃晃,有个同伴也从家里翻出许久没穿的鞋子,从他面前呼啸而过。然后回头冲他大喊一句:我早就会滑了。
“我会滑了,大妈妈,你快出来看啊。”天天稚嫩的喊声刺破了小区宁静的早晨。我应声走到阳台,只见他摇晃的身子缓缓地委蛇前行,差点又是一个踉跄。“哇,好棒啊,比昨天进步多了。”我冲他狠劲儿地拍着手掌。昨天领着他在主道上滑了两圈,他还像个穿木屐的日本女人那样抬起双脚走小步,今天就已经能溜出两三步远,也不再是先前那样抬腿“走冰”了。刚买鞋那会儿老公担心没人教,怕买来他用不了。我想小孩的学习能力是极强的,平衡力要他多摔几次才能领悟,在娱乐中给他自己一个领悟的机会,显然比大人手把手教要有用地多。果然,这八九天来,他摔了无数次,倒了无数次,终于换来了他今天的一小步。而且他也不再惧怕摔跤,每次跌倒后,他都挣扎着站起来,然后送给身边的人一个鬼笑。

阳光不时地扑打在天天身上,空泛的光线并没有带来多少热能,便又被肆虐的北风卷走。而他体内发散出来的热能,早已经浸湿了衣袜,他也只能在妈妈的命令声中停止今天的练习。“我明天就能超过大哥哥了。”妈妈刚给他换下鞋子,他就又开始策划明天的进步了。

(0)
Loading收藏(0)

本文由 远方的雪山 作者:四弦秋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 , ,
LensNews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

CAPTCH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