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窗随笔

一朵花的季节

LensNews

一朵花的季节

不再需要闹钟,每天清晨都会在一个相同的时刻醒来。睁开眼,一切静的和动的都活了过来,像呼吸到一口极清新的空气,把黑暗里激荡的虚幻扬上高空,扬上高空。然后,以看似坚强的身躯实实在在地去感受大地无可厚非的厚重。

七点准时出门,去绕那条有点远的路。云层压得很低,遮住了日头,空气也像是被这浓厚的云压得紧紧的,拥堵着,凝固着,像黄昏五六点时分的车流。远处被淡淡的浮雾笼着,湿,却不冷。走近时,那淡雾又笼着先前的近处去了。这是一条很熟悉的路,熟悉到闭着眼就知道经过了哪棵树。这似乎是一座钟情于柳树的城市,走到哪儿都不会错过它。最先映入眼帘和脑海的也是这一株株柔情万种、姿态纷纭的垂柳。然而,许是熟悉的缘故,柳的柔情、姿态也日渐变得寻常,路也便寻常起来。于是埋头,去计较那些在远处渺茫着的虚幻。

眼、耳不再四处张望的时候,鼻子却不自觉地被一股香气牵引着。这是一股极其熟悉的香气,没有张望我就知道自己错过了很多。自认为对这条路很熟悉,但是大半年来,竟从未发现这条路旁种满了桂花树。每前进一米就是一株桂树, 桂花的香气就延续着一路。另一条道上,桂树和柳树是相间而生的,每隔一株柳便是一株桂树。仿佛是一夜之间,所有这些桂树像是商量好的一样相拥着一齐开放。没有一点征兆,它们借着那股从浓叶间溢出来的香气,打败了我自以为是的观察力。它们亦以绝对的自信和优势打败了其他一切的花种,拥有这整座城,拥有这整个季节。花开一季,香倾满城。二三月的寒梅,四五月的郁金香,七八月的芙蓉,曾在各自的季节吸引着无数的镜头,独秀一枝。此时,寒梅待孕,郁金香早谢,那西子湖畔,却也只剩得用来听雨的残荷了。只不知这侵袭满城的桂香,又会在哪一夜悄然隐退?

一朵花的季节很短,于是人们在花开得最美的时节去扑捉它们的身姿,以光影予其长存。那些错过了花季的,便借着别人的光影,去弥补那未曾亲临的缺失。只是这种弥补,少了几分鲜活,缺了几分真实。趁着花未谢,香正浓,且做一个自在的赏花人。

(2)

本文由 远方的雪山 作者:四弦秋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 ,
LensNews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

评论: 5 条评论,访客:3 条,博主:2 条

  • 萨龙龙
    萨龙龙 发布于:  回复

    是啊,美,其实就在我们身边,只是没有用心去发现!

  • 萨龙龙
    萨龙龙 发布于:  回复

    呵呵,有时间应该会坐车去上海,骑车去大城市还是没什么意义。

  • e402
    e402 发布于:  回复

    我只想说,那天有个时间,我们聚聚,你骑自行车来上海。

  • 好玩
    好玩 发布于:  回复

    大自然的美一直慷慨的,可我们常忽视它们。记得有一次,我恍然发现学校的秋天原来这么美。